快捷搜索:

残花散尽,徒留了些什么?

这个季候的夜,凉了

呼呼的打着哈欠,睡意很浓,却舍不得放下心里的思绪,老是在心里问自己怎么了结始终找不回顾要的谜底

深夜了,趴在阳台上了望目下的城市,深深的嗅一口这个城市由于日间的繁忙残留的气息,彷佛带有一缕芳喷鼻又仿佛有一丝沧桑,或者又是一种亘古不变的招呼……

无数次的幻想自己照样小时刻该有多好!摔倒了可以哭着喊妈妈,心情不好可以抱着洋娃娃拍打呵呵,难道现在的自己便是长大年夜的代表吗?难道长大年夜就必然要这么难过吗?为什么那些个无邪那些个纯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呢?小时刻啊,你到底留了些什么给我?

灯亮了,该往哪走?或许上帝赐赉一副躯壳只是为了支撑不知道什么时刻就会塌陷的天空,可父母付与的灵魂却是为了修补沧桑岁月留下的千疮百孔这是我的路,我、是我

夜、由于路旁的霓虹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显着,伸手打开音乐,只是想有一种声音的陪伴,并不在乎此时播放的是哪一首歌曲有时也会被歌词吸引,牵动心中的一丝荡漾,悄然默默的毫无提防的又似是筹备好的就这样在这个不会被发明的夜里猖狂的囊括、侵袭,吞噬……

想冲一杯咖啡来喝,呵呵,彷佛它并不能溶解心里的苦涩想整一壶烈酒来醉,彷佛它又不能让自己这么清醒的痛来一杯白开水吧至少可以解渴,未曾想温度太烫炙手可热,但又嘘嘘着逝世性不改的渐渐接近回身回到床上,裹紧棉被身段就垂垂暖了,又试图去温暖还有余温的心,可是真的可以吗?蜷缩在被窝,狠狠的咬着拳头,照样有几滴眼泪已经落下,老是不自觉让自己无尽的感伤,老是很轻易就这样击毁心里的防线,无法自拔

夜、很恬静,心却无法镇定看着这个物欲横流的天下,满目疮痍的自己,试图留住那一缕透过窗破晓必然会照进来的阳光,可夜晚照样很无情的来了,不用颠末你的批准也不必和你探讨,就这样毫无所惧的翻江倒海的一日又一日,仅此而已却也不过如斯……

起刚卒业的自己,对这个天下的好奇与等候,那时刻可以大年夜言不惭的浪费抱负,可以口无遮拦的宣泄自己对不美好的心生狐疑,什么时刻开始、竟学会了这样言行相诡的去仿照找不回的初见的自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